首页 - 国内时事 - 凑莉久,rita,蔡国庆简历

凑莉久,rita,蔡国庆简历

发布时间:2019-03-05  分类:国内时事  作者:admin  浏览:232

今年是《歌手》的第七年。

这个中国电视史上如里程碑一般的音乐节目,有一个密不可分的名字——总导演洪涛。

洪涛出现在台前只有几年,大部分观众对他的印象,是在《歌手》每期公布结果前故作玄虚地喝一杯“百岁山”矿泉水。




但翻开洪涛的职业履历,就知道这是一部湖南卫视音乐节目的发展史。你也许不知道洪涛是谁,但你很可能是看着他做的节目长大的。




20世纪80年代,洪涛在株洲工学院(如今的湖南工业大学)读书,闲时去歌厅驻场唱歌。按照娱乐圈传奇故事的走向,洪涛应该坚持梦想努力歌唱,或许能在华语乐坛的黄金时期闯得一片天地。偏偏洪涛安安分分地读完了大学,还乖乖听从组织的安排去了株洲无线电二工厂做技工。

这一呆就是八年,洪涛在这八年里买了300盘磁带,听遍了市面上的所有歌手。后来,洪涛到了湖南台,发现台里的储存还不如自家私藏。

300盘磁带养出来的音乐直觉让洪涛在音乐节目上得天独厚。




1991年,因为声音好听,洪涛被湖南经济广播录用,担任《金曲排行榜》的主持人,开始迈上人生的另一条征途。


1998年,《快乐大本营》的娱乐模式初具雏形,湖南台慢慢摸索自己的发展道路,企图打造一私人衣橱顾问个娱乐王国。洪涛在这个关口下受邀执导《音乐不断歌友会》,从电台DJ突然转变为电视节目幕后制作人,洪涛没有任何关于电视幕后的基础知识,只有脑海里的几百首曲子。




但凭借着对音乐的敏感和一股拼劲,洪涛很快制造了自己作为电视人的第一个代表作,《音乐不断歌友会》当时的红火程度可丝毫不亚于巅峰时期的《歌手》,这档节目可以说是音乐打榜节目的雏形,当红歌手出新唱片,《音乐不断歌友会》是必不可少的宣传平台。因为收视率太高,所有上这档节目的歌手,没有一分钱出场费,仍不断地有歌手想来。

2004年湖南卫视试水《超级女声》,2005年缔造了李宇春为代表的选秀神话,这一大转折点,直接奠定了湖南卫视后来在电视界的地位。




而从2005年的地方唱区总导演到2010年《快乐男声》总导演,洪涛,在电视湘军这片优渥的土地上成长,从一个工厂技工成了成功的节目总导演。

《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功德神道舞动奇迹》、《挑战麦克风》、《百变大咖秀》......这些湖南台红极一时的节目背后都有我的麻辣女友洪涛的影子。




真正让洪涛名声大噪的,是2013年开始的《歌手》。2013年,大陆电视音乐节目如火如上海鸿凯投资有限公司荼toriblack,芒果台的《快乐男声》迎来最后一个有分量的电视选秀冠军华晨宇,浙江台的《中国好声音》第一期就火遍全国,且广受好评。

湖南台此时怀揣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眼看就要失去音乐节目这块阵地了,而洪涛团队的《我是歌手》横空出世,成为了扳回局面的救命稻草。




《我是歌手》是个好模式,韩国原版的成功说明了一切。




已成名歌手的竞技比赛,听着就是一出好戏。

怎么让原版的模式在中国发挥作用?湖南台惯会琢磨观众胃口,尽管在这片肥沃土地上成长的洪涛深谙此道,但他的筹备时间只有三个月。

第一个难题不是如何讨好观众,而是邀请歌手。前几季里,很合肥丝足会所多知名的歌手不愿惹这场是非:丢人事小,输了江湖地位可就前途不保了。




洪涛也不是没吃过闭门羹:“这样把音乐当快帆电脑版成竞赛的节目,是不尊重音乐。”




据说,洪涛亲自拜访时,还常坐歌手方工作人员的冷板凳,这不禁让人想起日后的一个巨大反差——《歌手》揭晓环节暧昧朋友时,洪涛手持结果优哉游哉,歌手们抓耳挠腮。

不得不说,《歌手》的成功少不了洪涛敏锐的市场嗅觉。第一季时,洪涛从湖南飞到北京,又从北京飞到重庆,不顾台领导、专家顾问、团队成员的全体反对,毅然决然地请来黄绮珊:“她一定会是这个节目当中的一个核武器,所有领导都反对,但我当时就说,我作为一个总导演,一定要她,而且一定要相信她。”




黄绮珊唱了一首《离不开你》之后,全中国人都惊呆了,这个大嘴巴、厚嘴唇的45岁女人,她的声音却是那么美。而在此前的27年里,黄绮珊在娱乐圈浮沉,默默无名。

而后洪涛在每一季的首发阵容里都会刻意加入一个“黑马”,第二季easypanel是邓紫棋,16岁就在香港出道,被称为“巨肺”,在内地头头滚球却没什么名气。洪涛只看过邓紫棋的一次表演后,当天就和她的经纪公司敲定了档期。“当时和我在一起的一个同事感到非常诧异,她也没什么名气,就敲定她了吗?我告诉他,对的,没有问题”结果那一sama542年,全中国的大街小巷都在唱邓紫棋版本的《喜欢你》和《龙卷风》。


《歌手》整个节目呈现出来的气质,其实和他本人契合度非常高——克制、儒雅,但暗暗有股较真的拼劲。

做过《超级女声》等节目,洪涛早已熟悉选秀真人秀的套路,但在做《歌手》时,他却把这个节目定位为“严肃的音乐竞技”:“它给你的感觉更像在看一部电影,一等废妾非常细腻,大家被打动都是因为认真。它不是一档嗑着瓜子聊着天可以看的节目。”




为了达到这个严肃竞技的效果,洪涛选择了质朴的舞台、不张扬的灯光舞美、严肃配色的舞台背景,节目把焦点聚集在音乐上,极大地展现了自己的诚意和专业。

他把绝大部分的钱花在更好的乐手和音响配置上,节目凑莉久,rita,蔡国庆简历敲定下来后洪涛去找梁翘柏:我有一个新节目,我做这个节目要有最好的音响,我要最好的乐队,我要在音乐上编曲等各样都要做到最好。




粱翘柏不以为然:谁会明着说要三流乐队?于是开玩笑试探他:如果我编曲需要竖琴,很贵的喔,也不太好借。洪涛给他打包票:没问题,我们所有都能配合你。

事实证明,洪涛确实舍得砸钱做音乐,第二季中歌手韩磊的好几首编曲中需要少数民族的乐器伴奏,通过合成器也能实现,但为了演出效果,节目组毅然决然从各地请来了最优秀的乐器演奏家。




除了每一季的视听盛宴外,《歌手》最大的贡献就是让幕后的乐手们走上台面,每场表演完成,都能听到歌手感谢每一位乐斯缇姆游戏平台手。2013年,是《歌手》进入观众视野的一年,也是乐手、鼓手、吉他手、键盘手等幕后英雄进入大众视野的一年,人们开始意识到,原来唱歌不仅仅是歌手一个人的事情。




越梁浦行曹植来越多歌手愿意放下身段、推掉既定行程改为来参加这个节目,只是因为:“我听说在这个舞台唱歌真的很爽。”

洪涛身上有一种气质,那种在工厂里精雕细磨积淀的资深技工的气质。

《我是歌手》第一季时,演播厅里前所未有地摆了密密麻麻的38个机位,近90分钟的一期节目,就累计了1000小时的剪辑原素材。




录制节目时,洪涛总是默默出现在观众席后面,观察现场的一切反应。业界广为流传一个传闻,说是在韩磊的一次表演中,洪涛在现场看到一位观众激动得从座位上跳起来,但是在审片时,这个画面并没有骚婶出现在视频里,洪涛亲自来到后期机房里找这个画面,耗时一个小时才补充上了这个镜头。

每每节目现场观众动情处嚎啕大哭,潸然泪下,网上总有人骂“都是群众演员树精灵和雪人习爱青”,一边骂,一边看得一期不落。

可以说,在2013年《我是歌手》面世前,中国观众从不知道,“原来一个电视台做的音乐节目可以这么好看。”


每年都有人看见洪涛背着背包到处听歌手演出,亲自跟歌手洽谈。为了邀请李健参加,洪涛带着病去看他的演出,三顾茅庐才把他请来。




如今,愿意来的实力歌手已经来得差不多了,2018年的首期录制现场,总导演洪涛泪洒现场:“我只能说我尽力了。 有很多网传的大家期待的歌手,我们真的在尽力, 我只能这样说。”年轻的歌手挤破头想来挣个名头,年老的歌手捂着年轻时的荣光生怕晚节不保,如果节目不放下身段降下门槛,无人可来是迟早的事。




但7年下来,同一模式下观众早已审美疲劳,没有了新鲜感;黑幕声音频频爆出,有人在网上提前公布歌手竞演结果,被怀疑作假;节目末尾故作悬念的揭晓节目方式也让人诟病,一期节目总时长100分钟,揭晓结果花了30分钟,看点到底是歌手唱歌还是洪涛喝水?

收视率每况愈下舔白袜,2019年桑乐金蒸功夫跌破了1,往年最低也是1.07,要知道,往年最高达到了2.71,这似乎透露除了这个节目很有走向终结的危险。

事实上,关于《歌手》停播的消息也从来没有断过,每年受邀歌手的风波不断,因政治原因导致的临时换人、歌手竞演排名泄露、洪涛被传要离开湖南卫视.......人人都在猜这档节目还能维持多久?洪涛还能强撑多久?

在《歌手》走向末路之际,去年洪涛也尝试了新的方向:《幻乐之城》。

这一次,湖南台舍弃了“拿来主义”,首次将音乐与表演相融合,从舞台、灯光、嘉宾、演出方式,都是新的。

然而,尽管有王菲加盟,噱头十足,节目质感也足够高级,收视却一直无多大起色。


一个时代结束,就会有另外一个时代开场。就好像当年从做“超女”、“快男”转为做《我是歌手》一样。

也许有一天《歌手》、《幻乐之城》会停播,但洪涛不会埋没在时代的洪流里。

喜欢唱歌的朋友可以点击文章下面的“了解更多”进行系统的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