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时事 - 劳动法全文,邹城天气,告白

劳动法全文,邹城天气,告白

发布时间:2019-03-11  分类:国内时事  作者:admin  浏览:125

宝顶山位于重庆大足东北的宝顶镇,是大足诸多摩崖造像分布中,规模最大的一处,自南宋起,即为佛教圣地,在川渝地区有“上朝峨嵋,下朝宝顶”之说。宝顶山开窟造像始于南宋的赵智凤,前后历经70余年乃成今日之规模,为我国晚期石窟艺术的巅峰之作。

与北山进入景区很快就可以看到造像的简约布局不同,宝顶山出于尽可能容纳更多游客的考虑,对景区前端进行了大面积扩展,新建了瑞相桥、瑞相广场、礼敬桥、礼佛大道、祈福殿等一系列工程,以求将游客疏解到一个范围比较大的区域里,避免核心景区人流过于密集。

瑞相桥

从景区大门到进入核心区域,大约有1.5公里的距离。这1.5公里既可以选择步行,也可以选择乘坐电瓶车。选择前者的好处,在于可以顺路游览“大足石刻博物馆”和“广大寺”等景点,但需要一些体力,特别是在炎炎的夏日;选择乘坐电瓶车的最大好处就是快捷,外加一路风驰电掣所带来的风凉冤鬼路第一部。现在许多新建或新扩建的景区都有类似的电瓶车服务,既有服务游客、方便游客的一面,也是景区创收的一个重要来源。

宝顶山的摩崖造像主要集中在大佛湾,这也是一般跟团游着重游览的地方。大佛湾呈敞口向西的“U”字形,崖面总长约500米,一万余尊造像凿刻于东、南、北三面崖壁上。这些造像构思新奇,雕刻技艺娴熟,世俗色彩浓郁,内容多为佛教经变故事,道教、儒教内容的造像占有相当比例。

进入一个门楣上镌有“且试天下广播剧广大宝楼阁”字样的八角形门洞,我们立刻置身在了一个摩崖造像的斑斓世界里。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按顺时针开始游览,也就是先游览敞口向西“U”形的北段。实际上,石窟作为寺庙的一种特殊形式,特别是像宝顶山大佛湾这样在开窟前就已经进行了充分规划的石窟,其布局往往是有先有后,非常讲究的。事后仔细研究发现,正确的游览顺序应该是逆时针而行,先游览敞口向西“U”形的南段。

南段的第一龛是“护法神”龛。中国寺院在山门处一般会塑有护法的四大天王或八大金刚以及天神韦驮,以显示道场森严和震慑邪恶。而这里护法的任务却由释迦牟尼佛亲自率领天龙八部来负责,真可谓是独具匠心、超凡脱俗。在九大护法神的左右两端,各有三四福晋杂记尊兽首人身的造像,称为“六通大神”。其中一神双手展开一本册子,册子上有书:一寸地土,一树丛林,一应钱物及飞禽杂类,不许妄心侵犯,否则将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赎罪。这个册子类似我们现在的游览须知,只是增加了诅咒的成分,显得不够人性化。在九大护法神下面,还刻有十二生肖,以示护法神十二个时辰里都在坚守岗位,发挥职能作用。

“护法神”龛

接下来的“六教轮回图”龛讲的是佛教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其核心就是“因果报应,转世轮回”。“六道轮回图”共分四圈,中心圈中坐着一修行者,从其心际飞出的六道佛光把整个轮盘划分为六个部分,表示“万缘发于心,一切由心造。”佛教从来不认为宇宙间有任何操纵生命的力量存在,众生的一切皆由自己的业力所致,发善得善,发恶得恶。根据众生生前的业力差别,在轮回中共有六种转生的趋向,分别为“天道”、“阿修罗道”、“人道”、“饿鬼道”、“地狱道”、“畜生道”。其中,上三道为善三道,下三道为恶三道。佛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思想,千百年来一直成为维护中国传统道德伦理的重要精神支柱。“六道轮回图”非常形象地宣扬了佛教的核心教义,阐明了佛教的基本观点,显示了古代造像设计者和工匠物化哲理、图解教义的非凡能力。

“六教轮回图”龛

在“六教轮回图”的右下方有一幅浅雕“猫鼠图”:一只老鼠躲在竹梢上,竹子下方则守着一只猫。老鼠想逃,却同仁共勉十条无处可逃;猫想捕鼠,却不能马上得手;两位都显出焦急的神态。古代造像者借助这样一幅图画阐释了佛经“欲求不得,苦之本也”的道理,令人回味。

“猫鼠图”

与“六教轮回图龛”紧邻的是“广大宝楼阁图龛”。佛经上说,“广大宝楼阁”是一个能降服诸魔,让刀山变宝山,使兵杖变莲花的金刚不坏之地。龛中并排而坐的三人是宝髻、金髻和金刚髻,他们效官人我耍仿释迦牟尼在菩堤树下悟道成千年玄冰佛,于竹下结跏趺坐入诸禅定而觉悟。另有学者认为,该龛造像应为赵智凤老、中、青三个时代的修行造像,其在此现身说法,以示“诸佛菩萨与我无异”。三尊造像下面横刻着“宝顶山”三个大字,落款为“朝散大夫权尚书兵部侍郎兼同修国史兼实录院官修撰杜孝严书”。杜孝严为四川人,其于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年)回家省亲途中经过大足,留下此墨宝。

“广大宝楼阁图”龛

南段最东端是“华严三圣像龛”。龛内雕凿着三尊均高达7米左右的佛像,雕工精湛,气势不凡。中间一尊为毗卢遮那佛,即“大日如来”。其两侧分别是普贤菩萨和文殊菩萨。按照佛教仪轨,在“华严三圣像”中,文殊菩萨应该在毗卢遮那佛的左侧,普贤菩萨在右侧。但此龛造像却对调了两位菩萨的位置,据说这是佛教密宗与其它派别有所区分的一个重要标志。这组造像中的文殊菩萨手捧1.85米高的七级宝塔,手臂悬空支出近两米。为使重达千斤的宝塔和手臂不至断落,工匠们巧妙地将衣袂设计成支撑结构,非常好地解决了问题。为使观瞻者看到的佛像比例适中,工匠们有意调整了头、躯干、腿的比例,并使整个身躯前倾约二十五度,让人在仰首观望时,感觉菩萨好像正亲切地俯下身来。三圣像背壁上刻有八十一尊圆龛小佛,它们既丰富了整龛造像的构图层次,又把三尊主像衬托得更加高大。

“华严三圣”龛

从“华严三圣像龛”转折向北,有一座面阔七间、重檐歇山顶建筑,建筑内即是著名的“千手观音”。观音菩萨在佛教里是个能救众生一切苦难的多面手,这是千手观音出现的世俗需求。一般说来,观音造像只要有十只手,便可称为千手观音,其他手主要用背光的形式来表现。而眼前的这尊观音却有实实在在的1007只手,是名副其实的“千手观音”。这一千多只手手势各异,姿态优美,持拿各种器物,其中不乏各种生活用具、劳动工具和武器,甚至还有类似曲面手机模样的东西。这些生活和劳动器具高度写实,是不可多得的类实物资料,对了解南宋日常生活很有价值。在观音的每一只手中还有一只眼睛,因此这尊观音的准确名字应该叫“千手千眼观音”。在观音造像的侧后,还有四尊小造像,右边为婆薮仙和金刚亥母,左边为吉祥天女和毗那夜迦。婆薮仙和吉祥天女原为婆罗门教中的一对凶神夫妻,后被观音降服。殿内梁柱上有联:“行深般若照见五蕴皆空普度众生看殿上菩萨千支金手炳世界;修大手印彻悟六字真言欲登彼岸问座下施主几许功德留人间”。从一些老一点的照片上知道,在2007年以前,“千手观音”及其附属造像破损严重,金箔大面积剥落。经过历时8年的大规模抢救修复工程,到2015年5月,“千手观音”及其附属造像才得以重披金装,以金光灿烂的形象与信众和游客见面。

净土珠光殿

“千手观音“”

走出“千手观音”所在的大殿,顺右手边看去,即是宝顶山的标志性造像——释迦涅槃像。这尊释迦涅槃像是整个大足石刻造像中体量最大的一尊造像,南北横陈,长达31米。该造像全身比例恰当,体形丰圆壮硕,非常完美地呈现了佛祖涅槃时的安祥之态。其弟子从平地涌出,躬身肃立,似乎正在聆听佛祖的最后一次说法。在云端站立的是释迦牟尼的家眷,包括母亲摩耶夫人。在整龛造像中,虽然主造像与附属造像比例悬殊,体量差别巨大,但却给人以构图合理、浑然一体的感觉,并不显得突兀和不协调。这尊释迦涅槃像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它只表现了佛祖的上半身我的兄弟情人第二季,而将其双脚隐入岩石中,且右肩也陷于地面之下。这种处理方法暗含着“佛大不可度量”的深意,产生了“意到而笔不到”的特殊艺术效果。

释迦涅盘像

岩崖从释迦涅槃像的头部开始向西转折,转折处的崖壁上凿有九个龙头,龙头下面端坐着刚刚出生的释迦太子,表现的是“九龙浴太子”的佛经故事。佛经中说,摩耶夫人身怀有孕,在兰毗尼园中手攀树枝,结果释迦太子从其右腋下降生。释迦太子降生即能行走七步,且步步生莲。当时即有九条神龙飞至释迦太子头顶,口吐香水,为太子洗浴,诸天护俱来守护。要表现这样一个故事,有意象和具象两种选择,这里显然选择了前者。而之所以选择意象的表现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因地制宜所使然。有分析者说,该处崖壁原是一处水道,造像设计者巧妙地将流水引作九个龙头的水源,既营造了“九龙浴太子”的动感场景,又使流水得以排泄,从而消除了流水对周围其它造像的影响,堪称“巧思妙解”。

“九龙浴太子龛”的西邻是与“千手观音”和“释迦涅槃像”共同构成大佛湾核心造像的“孔雀明王龛”。与北山的那龛孔雀明王不同,这龛孔雀明王在龛壁上容纳了丰富的经变故事。其中,龛的右壁刻画了莎底比丘被毒蛇咬伤,危在旦夕,阿难为其念诵明王咒,使其得以复苏的场面。左右两壁还刻有拥有美女但无佳肴的阿修罗和拥有佳肴但无美女的帝释天互相嫉妒、征战不休,但在明王的咒语声中止战弭兵的内容。在龛的下部刻有虎、狼、毒蛇等猛兽,表示孔雀明王的咒语能驱赶他们,为信众消灾免难。

“劳动法全文,邹城天气,告白孔雀明王”龛

“毗卢洞”在“孔雀明王龛”的西侧,是一处名副其实洞府。洞内正绿妈妈壁以高浮雕的形式雕有一转轮经藏,中间端坐着手结最上菩提印、口吐文理之光的毗卢遮那佛。在转轮经藏的基座上,工匠们以浅浮雕手法描绘了一组弥勒经变故事。洞内左右壁及前壁刻有毗卢遮那佛的化身像八身,旁有文殊、普贤、观音、弥勒、金刚等菩萨听法。在他们的莲台下,刻有多头小狮子,或匍伏,或倒立,姿式夸张且各不相同,生动有趣。洞内有几尊面壁祈祷的造像,他们虽然背对观者,但面部雕琢一丝不苟。此类设计在其它石窟中比较少见。整洞造像雕刻技法纯熟洗炼,人物形态俊美庄严,衣饰乌兰巴托不眠夜富丽堂皇,显示出设计者和雕刻者高超的艺术造诣,是宋深圳大保健代石刻造像中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毗卢洞”

如果说之前在大佛湾看到的造像都充满了凝重的宗教色彩的话,那么,接下来看到的造像则是发散着浓郁的人情味,莫测高深的宗教教义在这里已经和人世间的道德规范高度融合。

“报父母恩重经变相”龛的上部刻“贤劫七佛”半身像,下部中央刻“投佛祈求嗣息图”。在“投佛祈求嗣息图”的两侧,以连环画的形式用“怀胎守护恩”、“临产受苦恩”、“生子忘忧恩”、“咽苦吐苦恩”、“推干就湿恩”、“哺育不尽恩”、“洗濯不尽恩”、“远行忆念恩”、“究竟怜悯恩”等十组造像展现了父母含辛茹苦,抚育儿女的场景,形象生动,真切感人。其中,“哺育不尽恩”这组造像旁有碑刻颂词曰:“不愁脂肉尽,唯恐小儿饥。”把母亲育儿的心情,以及母爱的博大深厚表现得淋漓尽致。最后一组造像“究竟怜悯恩”下的颂词“百岁惟忧八十儿,不舍作鬼也忧之。观喜怒常不犯慈颜,非容易从来谓色难。”则是原原本本的儒家说教。此时此刻,造像者所要表达的情感,已与宗教无干,只与亲情有涉。该龛造像的世俗性已经远远超过其宗教属性,是佛教教义与中国传统道德文化在一千多年中从彼此冲撞,到相互交融,直至完成民族化的实物例证。

“报父母恩重经变相”龛

在“报父母恩重经变相”龛右上角有一组雕凿粗犷、几乎未施彩绘的造像,这就是“雷音图”龛。在这组造像中,风伯头戴幞头,飘衣扬袖,髯须怒张,足跨弓步,正挟持着一个巨大风囊凌空布阵;雷公兽首人身,手持巨槌,正旋转猛击七面连珠鼓;电母表情威严,直立于云端,正持镜闪电;云叟身披云罩,仰脸鼓腮,手指上方,作吐云布雾状;雨师为一慈祥老者,骑着一条飞龙,左手端盘,右手持拂,作随云施雨状。整龛造像形象生动,刀法豪放,通过简单构勒即表现出了风、雨、雷、电疾飞猛打的磅薄气势。

“雷音图”龛

“大方便佛报恩经变相”龛正中刻释迦牟尼佛半身像,左右两壁图文并茂,主要为释迦牟尼佛前世今生的行孝故事。在原来的佛教教义中,对“孝”是不太感冒的,认为父母与子女不过是须臾短暂的寄住关系,主张僧尼应不事二亲,并提出“沙门不应拜君亲论”。这在非常重视孝道、忠君思想浓厚的中国自然是没有市场的,因而被儒道之人斥为“无君臣之义,无父子之情”。佛教为了自身在中国的发展,到唐以后,开始杜撰出一些释迦牟尼佛的行孝故事,来为佛教张目。在释迦牟尼佛半身像下面的石壁上刻有一篇《三圣御制佛牙赞》,两侧各镌七个楷书大字“惟有吾师金骨在,曾经百炼色长新”。其中所说“三圣”是指北宋的太宗、真宗和仁宗三位皇帝。史载,“三圣”所撰佛牙诗在北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曾经冷俊王爷v俏皮王妃立石于庐山西林乾明寺,名曰:《三朝御制佛牙赞》碑,但原碑已经不存。碑刻尾记告诉我们,宝顶山的这通《三圣御制死刑犯2充血佛牙赞》碑当为《三朝御制佛牙赞》碑的复刻之作。

“观无量寿佛经变相”也称“西方净土变”。该龛在上层刻“西方三圣”像和极乐世界场景,下层刻三品九生,两侧刻十六观,为我们展现了当时人们理想中的西方极乐世界的盛况。“西方三圣”端坐于七重栏楯的上方,中间为阿弥陀佛,左为观音菩萨,右为大势至菩萨。阿弥陀佛头布螺髻,面目慈祥,表情宁静;观音菩萨头戴化佛宝冠,胸饰璎珞;大势至菩萨头戴宝瓶冠,身著天衣。二菩萨头顶上方各有十方诸佛并列,背后有祥云缭绕,飞天起舞,青鸟翱翔。在七重栏楯的七根莲花柱上,各立有一天国乐童,或横笛吹奏,或手持拍板,或吹箫击鼓,形象乖巧,神态生动。在七重栏楯之下刻有图文并茂的“三品九生图”和“十六观”法的图像和偈语。这里的“十六观”法主体已不再是佛经上的神佛,而是现实社会各阶层的人物形象,体现了造像设计者对宗教仪轨的超越和创造性。“三品九生图”下面的栏杆上,刻有许多荷花童子,有的在荷叶中露脸窥视,有的在莲花上参禅打坐,有的在栏杆上嬉戏玩耍,一派天真烂漫气象。该龛造像因岩施刻起伏有致,繁而不乱,统中有变,属宝顶山石刻的上乘之作。

“观无量寿佛经变相”龛

从“观无量寿佛经变相”龛向西下行,右侧崖壁上可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西竺一脉”等刻石,落款为“邑人逊斋曾志敏时年六十有二左右兼书敬成勒石”。曾志敏为清咸丰年间人,善书,在大足北塔山亦有其“海棠香国”刻石题字。

走下几级台阶,即是高达十二米、宽近二十米的“地狱变相”龛。中国的地狱观念大致形成于东汉佛教传入之后,是古印度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中丰富的鬼神灵魂思想相互结合的产物。中国地狱文化的主要理念就是灵魂不灭、轮回转世、善恶有报、惩恶劝善。以地狱变相为内容的石窟造像在我国多地都有存在,但惟以宝顶山的这处规模最大,且保存基本完好。龛内上方刻有十斋日佛及十大冥王,十大冥王左右分别为速报司和现报司,以构成阴曹地府的十二殿,在十大冥王的中间端坐着手托摩尼宝珠的地藏王,下面是阴森可怖、刑罚酷虐的刀山、油锅、拔舌等十八层地狱。在地狱大门的右上方有一杆巨秤,秤钩上不解之缘造句钩着一个“业”字,表示灵魂入地狱时要把生前所作的“业”钩在秤上称一称,看看善业和恶业各做了多少。这里还刻有一面“业镜”,以示明镜高悬,量刑公平无私。对地狱里的这些倒霉鬼的刻画虽然不似佛像那么精细,但却构思巧妙、个个生动,具有非常强的感染力和震撼力。

“地狱变相”龛

与“地狱变相”龛紧紧相连的是“柳本尊行化道场”龛。柳本尊,名居直,为唐末、五代时期四川地区佛教密宗的一代祖师;屡显神异,信众甚多,曾获“唐瑜伽部主总持王”称号。柳本尊的“神异”主要表现为他的十件苦修“事迹”,即剜眼、立雪、舍臂、炼心、炼膝、炼阴、炼顶、割耳、炼踝、炼指等“十炼”。在该龛造像中,所谓“十炼”都有生动再现。比较有意思的是,在每一“炼”的造像旁都有刻石文字记述了这一“炼”发生的具体时间、地点和证明人,极力和善园包子证明这些“炼”的真实性和可信性。我估计这位柳本尊应该是那个年代的一位高级魔术师,通过障眼法等魔术技巧蒙蔽了他的信众。本龛下部的十大明王多为只完成了头部和上半身,下半身尚未完工的“半成品”,据说是因为元军进攻大足一带导致了造像工程的突然中断。这些未完成的造像在给我们留下遗憾的同时,也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到了当时造像的工序过程,并从中体会到工匠们的不容易。

“柳本尊行化道场”龛

未完工的十大明王像

“牧牛图”全长特莱雅约三十宠着你玖叁米,是我国石窟造像中比较罕见的长卷式组雕。整龛造像由十个牧人和十头牛组成,以牧人代表修行者,以牛代表修行者的心;牧人驯牛的过程即是修行者调服心意、悟禅入门的过程。这龛造像顺着山岩的自然曲折,利用岩间的流水,刻画出了牧人挥鞭赶牛、冒雨登山、吹笛击拍、攀肩谈笑、畅然酣睡和牛翘尾狂奔、侧耳倾听、跪地饮水、自舔其蹄等场景,将晦涩难懂的禅晁艺伦宗教义通过生动的艺术表现呈现出来,颇具寓教于乐之妙。在“牧牛图”尽处的石壁上,刻有两首颂诗,其中“了了了无无所了,心心心更有何心!了心心了无依止,圆照无私耀古今。”一首的作者是北宋禅宗云门宗大居士杨杰;另一首“人牛不见杳无踪,明月光寒万象空。若问其中端的意,野花芳草自丛丛。”则是出自五代时期四川普通山普明禅师之手。

“牧牛图”

“圆觉洞”深十二米,宽九米,高六米,是大佛湾内最大的洞窟。圆觉又叫做无上觉,是佛教中觉的三种境界之一,指智慧和功行都已达到最高、最圆满的境地。洞内正壁为三身佛,即法身佛毗卢遮那佛、报身佛卢舍那佛和应身佛释迦牟尼佛;左右两壁排列着文殊、普贤、普眼、金刚藏、弥勒、清净慧、威德自在、辨音、净诸业障、普觉、圆觉和贤善首等十二位觉行圆满的菩萨;三身佛前长跪着的菩萨意在表现诸菩萨向佛祖轮流问法。为营造整个“问法”场景的庄严气氛,工匠们有意将甬道拉长,以增加环境的深邃感,而外大内小的洞窟结构,让人的注意力在洞口上方天窗光线的引导下逐渐向三身佛和问法的菩萨集中,颇似戏剧中烘托主角的追光手法。该洞的另一处神来之笔,是洞后壁上由一条卧龙和一尊高擎钵盂的老僧像组成的排水系统。这个简单但有效的排水系统,既解决了洞内的阿德龙大酒店排水问题,又使排水管路暗藏在整个造像布局中,让实用技术和艺术表现得到了完美结合。整洞造像雕琢精美,佛祖身上的袈裟极富丝绸质感,菩萨胸前的璎珞细珠粒粒可数,石雕香案宛若木质。

圆觉洞

圆觉洞门口更像鳄鱼的狮子

“正觉像”为一尊高度超过三米的半身造像。该造像手结外缚印,头上有“平顶金刚印”。据专家考证,这应该是赵智凤的老师柳本尊的成佛像;在佛头顶两道毫光之间的小像是为柳本尊的居士像。在正觉像右边的崖壁上,刻有明洪熙元年(1425年)重修宝顶山寿圣寺的碑记,追叙了大佛湾石刻的来历和赵智凤的生平事迹。这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直接反映赵智凤有关情况的唯一文字资料,虽为数百年后的追记,但仍然具有相当的可信度。

“正觉像”天才宝贝

按照导游的建议,我们从核心景区返回景区停车场时没有乘坐电瓶车,而是选择乘坐了景区东门外的私家车。乘坐这些私家车的好处在于可以直达停车场,而乘坐电瓶车则需要徒步走过一条名为“宋街”的小商业街。对于又累又热的游客们来说,尽快坐上空调大巴比什么都重要,因此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私家车。这些私家车车主与导游们肯定是有默契的,但他们之间的这种默契显然触犯了景区管理方和小商业街上那些摊贩的利益。

以北山和宝顶山为代表的大足石刻以艺术精湛、内容丰富、结构完整、思想统一和保存完好而享誉海内外,是中国石窟造像艺术的最后辉煌。大足石刻在儒、释、道三教高度融合的基础上,所呈现出的中国风格和中国气度,从一个侧面展现了中国文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宽广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