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闻中心 - 美国队长3,凤凰山,珍珠港

美国队长3,凤凰山,珍珠港

发布时间:2019-03-24  分类:趣闻中心  作者:admin  浏览:258

清剿残敌

战役第一阶段进行了20多天,原定三五天打完,歼敌二三个师,已经无望。

四十一军方向敌三四六师尚未全歼,敌人以化整为零的战术手段,在特工和民兵的配合下,三五成群,昼伏夜出,到处搔扰偷袭我参战飞梦网部队。对我军极为不利。

根据敌变我变的原则,取消战役第二阶段的计划,改为清剿残敌。

用牛刀杀鸡

123师基指奉军指命令,率领367团、369团在河安地区清剿敌三四六师师部。

10天前,该师前指率领1个加强步兵营和相当3个坦克营的兵力经河安向扣屯穿插,在此遭敌猛烈阻击,激战两天两夜未能通过。

现在2个步兵团来清剿,却不见敌人踪影。

军指不断从侦听台获悉情报指挥部队,今天指挥到这里清剿, 明天又说敌人师部在那里,类似情况频频,次次扑空,123师在河安一带东跑西奔, 收康立美获甚微。

2月24日军指获悉,敌三四六师大校师长黄扁山率师部机关和越南中央备用电台百余名通讯工作人员,由一个加强连保护,在那怀地区311高地 (2016), 圆顶山1、2号高地顽抗待援。

军指命令123师从367团、369团各抽调1个加强营的兵力围剿不足2个连兵力的越军师部,兵力为7 :1, 可谓用牛刀杀鸡。

军政治部通报所属参战部队,活捉敌师长黄扁山者,授二等军功奖章。

各部队均进行了传达动员,号召活捉敌师长和多捉俘虏。

那怀位于河安县城西北5公里处,四面环山形如盆地。其中有7座独立石山平地拔起,互不相连。

山势陡峭洞穴较多,灌木丛生便于隐蔽。各石山间均为水网稻田,平坦开阔,诸石山互为依托易守难攻。10号高地上有1个经过加工的天然洞穴,高约60米,宽约45米,深约80米。该洞有东西2个出口,汽车可容元堂以开进洞内。既可屯兵,又可机动兵力。

10号高地北侧有1条简易公路与高(平)朔(江)公路相接。该地区是越南中央备用广播电台所在地。敌三四六师师部率1个加强连在此坚守,负隅顽抗。

123师徐仕儒副师长奉命率领369团指挥所统一指挥在河安地区的367团一营(欠炮兵连),369团一营(欠一连、三连)、二营,三营九连,123师炮团107火箭炮营围剿敌三四六师师部。

25日9时,受领任务的部队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12时进至指定地域展开。

123师基指在师、团指挥员对敌情不明,地形不熟,任务尚未区分的情况下,连续发电报催促部队赶快发起进攻。

367团一营营长接电后,即命令各连连长跑步进人阵地组织部队进攻(《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营战例选编》第120页)。

25日16时15分,战斗打响。367团一营三连在炮火掩护下攻占311高地主峰圆顶山。

一连进至那怀村西北侧左琳扮演者开阔地时,遭山洞口、发电站和无名高地之敌三面火力夹击,伤亡8人。连长立即组织火力掩护,一排、三排向发电站勇猛冲击,毙敌11人,缴获步枪8支。

战斗正在激烈进行,师、团指挥员见天色渐黑,担心夜战对我不利,便下令部队撤出战斗,收兵至圆顶山防御(休息)。

一夜沉寂,给敌人以喘息机会。

当日黄昏时分,师基指下令调走123师107火箭炮营,369团五连担负护路任务,围歼黑糖群侠传全集优酷敌三四六师师部的部队少了一半。

当晚,师、团指挥员根据367团一营的战斗情况,判断该地区为越南中央广播电台所在地,正规兵力至少有1个加强连,特工、民兵也不会少于百人。

19时左右,123师副师长徐仕儒进至311高地与369团、367团领导分析当日战斗情况和越军防御特点,近距离勘察地形,研究打法,决心加强战斗力量,仍以1个营的兵力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并将369团一连、九连配属367团一营。

同时,请求加强炮火支援,调师炮兵团107火箭炮营,军85加农炮1个连,友邻1个122榴弹炮营投入该地区战斗。

战斗方案上报后,师基指电复:"师1号首长指示,指定由九团团长负责指挥。"

367团的部队要369团团长指挥,而不是由副师长统一指挥,实在奇特。

26日8时,367团一营加强团100迫击炮连、82无后座力炮连,369团九连,向8号、9号高地发起进攻。

三连一排、二排进至开阔地和小河沟一线时, 突遭敌1、2、8号高地火力夹击,前进受阻。


连长立刻请示炮火支援,回答是:"不明确阵地编号,无法射击。"

"他妈的,这是什么炮兵,到这来干什么呀?" 三连连长气愤地说。他马上观察地形、敌情向营报告。

"1、2号高地火力很猛,不先攻下japantube无法接近8、9号高地,是否先攻击1、2号高地?"连长急促地请示说。

"可以,我把营的火力组织起来,压制1号高地。你们先攻击2号高地。"营长回答说。

三连连长带领二排、三排向2号高地进攻,激战40分钟,占领2号高地,毙敌12人, 二排伤亡9人。

这时,1号高地敌人在火力掩护下向二排冲击, 连长急忙呼喊炮兵支授, 炮兵仍回答:"不明确阵地编号,无法射击"。

营长立即命令一连三排从侧冀出击。指导员刘国琰机智灵活,声东击西, 以猛烈突然的动作,打退了敌人反冲击。

三连熏风端午连长又组织兵力向1号高地进攻。

三排九班在向1号高地迂回时,触雷伤亡4人。

三连在进攻中又遭到3号、8号高地敌火夹击,一排、二排被压制在河沟里将近2个小时,进退两难。

三连副连长叶普俊、机枪连副连长黄克川负伤。

至此,三连共歼敌38人,自己也伤亡30多人。

营长再次请示炮兵支援,还是回答:"不明确阵地编号,无法射击。"

炮兵在这次长达数小时的战斗中,一直未能支援步兵战斗,他们呆情迷阴阳界在山头上无事可干,观看步兵战斗。这是围剿敌师郭乐乐直播视频部失利的重要原因之一(《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营战例选编》第123页)。

部队进行调整稍事休息后,367团一连(欠三排)从圆顶山出发,沿那怀村大道向东顽东侧无名高地进攻。

进至敌阵地前沿时,遭8号、12号高地敌人的火力封锁。

连长夏国文组织60炮、82无后座力炮、重机枪掩护一排向敌右侧迂回,二排从正面以小群多路、交替掩护的战法,向无名高地之敌实施夹击,一举歼敌15名。

一连乘胜进攻,当通过开阔地时,又遭10号高地、油库和通信学校之敌三面火力夹击,伤亡16人,进攻受挫。10时50分,367团一营改变进攻方向,命令三连从正面牵制敌人,一连1个排先攻占通信学校,尔后沿12号高地重生之席湛向8号高地进攻。

12时40分,一连一排攻占通信学校,但遭到12号高地和10号高地北端敌人的火力压制。

13时30分,367团一营预备队二连从那怀村西侧加入战斗。二连连长董永江根据敌居高临下、敌情复杂、地形对我十分不利的情况,一方面集中火力消灭敌人,一方面指挥部独叶岩珠队拉大距离,采取"蛙式"跳跃前进。

进攻至10号高地东侧洞口附近时,遭敌洞口、发电站、8号、12号和10号高地南侧石山突出部敌人的网状火力阻击,二连伤亡21人,进攻受阻。

367团一营在10多个小时的战斗中,共伤亡66人。因指挥不当,兵力分散,火力不足,多次受挫未能歼敌。师、团指挥员又恐夜战于我不利,匆忙下令停止战斗,于当日19时30分至21时30分将部队撤回原阵地防御(休息)。

两天两夜没能合围敌人,敌人已经发现我军意图。当夜,敌调整部署后,敌三四六师师部指挥机关和广播电台工作人员逃走。

2月26日22时,123师徐副师长奉命再次到311高地召集367团、369团干部开会,分析战斗失利原因,研究翌日作战布署。团、营干部一肚子牢骚:

"情况不明就急忙下令进攻, 仓仓促促光明兽圣洁形态,慌慌张张,打一段、看一段、组织一段,没有方案,乱打一阵,不能不说是战斗失利的一个原因。"

"这个仗打的特别窝囊,军指命令2个加强营完成这个任务,才打了半天师指就调走1个营,这里兵力不足,未能合围敌人,夜间又把堵口子的2个连队撤回,使敌人趁机逃走。"

"炮兵在10多个小时的战斗中穿书之莫妍,一直不支援步兵,3次呼叫都说不明确阵地编号、无法射击。即使没有编号也该设法积极香醇雁支援步兵战斗啊!"

"这次战斗,二营有2个连(二连和369团九连)的预备队,兵力不算少,但没有用好,九连没用上,二连用晚了,加人战斗的位置也不当,如果从一连方向加入战斗,就会好钢用在刀刃上,结果选择了强点攻击,没有达成支援目的,美国队长3,凤凰山,珍珠港自己也受到损失。"

几名干部各抒己见,分析战斗失利原因。

徐副师长和369团团长林国忠、政委陈孝元一边听取大家发言,一边总结经验教训,请求师指将369团三营调回,调师107火箭炮营,加强军85加农炮2个连及友邻部队122榴弹炮营参同仁共勉十条加围剿敌三四六师师部的战斗。

这一部署总兵力超过敌人兵力20倍,杀鸡用牛刀。

2月27日,369团三营加人战斗,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369团八连副连长率领一排向1号高地进攻。当接近敌前沿时触雷炸伤3人,前进受阻。

副连长负伤仍指挥战斗,一排火力掩护团工兵排,迅速排除公路上的58枚地雷。

12时30分,八连一排攻占1号高地, 毙敌2人,缴获重机枪1挺,步枪1支。八连二排攻占2号高地,毙敌7人,缴获60炮1门,冲锋枪3支,步枪2支,手枪1支,地雷27枚。

15时30分,369团九连攻占4、5号高地,毙敌16人。

16时30分,369团五连攻占8号高地,继而向10号高地发起进攻。军85加农炮连集火摧毁洞口铁门,消灭了洞口火力点。五连迅速向10号高地进攻,进人洞内搜索。

18时,攻克敌核心阵地10号高地,全歼守敌。至此,那怀地区基本被我军控制,战斗结束。此次战斗,共毙敌98人,我军伤亡83人。

用牛刀杀鸡的战略思想,是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通俗形象说法,毛泽东同志对此有重大发展,他深有体会地说:"集中兵力说起来容易,异世之幸福小日子做起来4000002288颇难。"

如今30年没有打仗,更是如此。即使牛刀锋利,有些指挥员也不会操刀。更有甚者竟把"人海战术","填油战术",都名曰"牛刀杀鸡"。

3月5日,123师九团前指率三营在朗勒、盖黑地区清剿残敌时,由于干部识图能力差,错判了方向,带领部队误人深山老林。山高林密,悬崖峭璧,藤蔓缠绕,草木丛生,根本无路可走。

部队艰难地用砍刀开路,用双手拨开杂草,一步一步地踏路前行,行军速度非常慢,5个小时走了不到5公里的路。

369团前指完全迷失了方向,不仅无法进至清剿地区,连摆脱困境、将部队带出山区都无能为力。

369团x副团长只好向团基指报告:

"我带三营向清剿地区开进时,走错了路,进人山区,现迷失了方向,请指示。"

团基指复电速报位置,但他们无人能够判明立足点,无法报告。12时,联络中断,他们毫无办法,只有原地休息,等待通信兵爬到山顶用电台同团指联络。

当日20时左右,三营与团基指取得联络,

团基指命令团前指带三营于6日拂晓进至葵丁收拢。由于找不到立足点,又盲目地走了4个多小时,也未到达葵丁。

实在无法,团基指只好用炸药包炸音引导,这才使三营找到出山的方向。3月6日13时撤回归建。

三营用了几乎2昼夜48个小时,仍未进到清剿地区,空跑一趟,无功而返。

122师攻占朔江后,残敌化整为零,分散隐蔽。

白天潜藏山洞,夜晚出山偷袭,曾几次埋雷炸毁我运输车辆,袭击民工担架,偷摸岗哨,严重威胁着我军前送后运安全。

2月23日,军指令该师转入清剿残敌,继续打通和维护朔江、安乐至高平的公路。

365团除担负平孟至那郊地段护路任绝对诱惑务外,并负责肃清朔江附近地区残敌。该团在清剿中,先后毙敌138人,俘敌36人。

该团五连清剿时,遇到一股敌人像"地老鼠"那样狡猾,神出鬼没。当准备追歼时,他们很快就钻进岩洞、草丛里,疯狂向我射击。五连连长沉着冷静不急于出秦城主的108种玩法击,而是仔细观察地形敌情,思考歼敌之策。

他发现敌人藏身的洞穴,都是自然岩洞和大石缝,草遮藤护,非常隐蔽。对付这样的敌人,采取"人海战术"等于拳头打跳蚤,无济于事。

他以班为战斗小组,多路搜索围剿。但狡猾的敌人,你不射击,他不打枪。

为了弄清敌人的火力点,连长用火力侦察,他一打枪,敌人果然拼命开枪射击,这一-招真灵,很快暴露了3个山洞和石缝的火力点,他指挥无后座力炮班匍匐前进接近敌人,对准石缝射击。首发命中,打得碎石乱飞,砸得里面的敌人无法藏身。

对山洞里的敌人,他们先用单炮直接瞄准射击,再用机枪扫射从洞里向外逃的敌人。很快就消灭了30多个敌人,五连仅伤亡4人。

365团五连在搜索缴获的物资时,发现1本越军军官阮青山的日记,上面用越文(翻译)写道:

2月18日:受伤三人,死四人,没饭吃。

19日:第一场战斗在板涯,"勇"、"平"牺牲,没饭吃。

20至21日:没饭吃。

22日:下午3点,洞口被40火箭筒射击。

28日:敌进攻首长"帝"之洞。3点钟,参谋"洞"、"红"、"员"牺牲。

3月1日:早上敌冲进来,"唯"牺牲。

3月5日:血流肉掉恨伤口,片石挡雨地为床,一起生死同队情,遇见业已无人怜! (原文如此)

(未完待续)